广州市达瑞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要闻

宋庆龄保姆被一男子求婚,带回家后,宋庆龄神色严肃:此人是特务

发布日期:2022-04-21 10:28    点击次数:178

前言

1981年2月,宋庆龄紧紧抱着一个骨灰盒,深情地抚摸着,泪水止不住的掉在骨灰盒上,滴答作响。她亲自设计了墓碑,将此人的骨灰安葬在了自己父母的墓地旁边,并让人刻上碑文:李燕娥女士之墓,宋庆龄立。

三个多月后,宋庆龄与世长辞,她没有选择与丈夫孙中山合葬,而是选择与父母一同安葬在万国公墓。她与李燕娥的墓碑一东一西立在其父母的两侧,而这一决定是宋庆龄亲自安排。

宋庆龄病危时,曾紧紧抓着顾金凤嘱托到:

“我说的话你记着了吗?我死后,一定要让组织上将我的骨灰送到上海安葬,把我和李姐一同安葬在我父母的旁边......”

(宋庆龄)

初见宋庆龄:夫人我愿服侍您一辈子

李燕娥在历史上并没有什么名气,但是她却和人尽皆知的宋庆龄有着非一般的情谊。李燕娥是宋庆龄先生的保姆,虽为下人,但宋庆龄待她却如同亲姐妹一般。两人在彼此身边陪伴了五十余载,不是一家人却有着胜似一家人的情感。

和我们心目中大多数保姆的形象一样,李燕娥也是贫苦百姓出身,自小父母双亡,她只能跟在叔父的身边生活。16岁时,叔父擅自做主将她许配给一个不务正业的丈夫,更过分的是,结婚后的李燕娥还时常遭到丈夫的殴打虐待。

李燕娥百般忍让,却换不来这个暴虐成性的丈夫的一丝怜悯,她不堪受这种折磨,只得偷偷离家出走。历经万险,她只身一人来到上海,这个城市的繁华让她眼花缭乱,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李燕娥)

她四处打听,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了同乡的谭妈。虽然两人素未谋面,但谭妈待她却和蔼可亲,她向谭妈诉说了自己的经历,谭妈对她也充满了同情:“别担心,燕娥,你的事包在我身上,等我消息吧!”

李燕娥将唯一的希望寄托在谭妈身上,而谭妈也不负所望。这天,谭妈将李燕娥带到一个大宅子前,此处正是宋庆龄的住处。

宋庆龄刚回到上海,身边正需要一个人照顾,虽然谭妈之前就是宋庆龄的保姆,但是年纪大了,干起活来手脚也不太利索,宋庆龄保姆这一职就空了出来。

经过和李燕娥短暂的相处,谭妈觉得李燕娥为人老实,还是十分可靠的,便将她推荐了过来。屋内,李燕娥忐忑不安地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宋庆龄的出现,谭妈安慰着紧张的李燕娥:

“你别紧张,孙夫人很温和的。”

(宋庆龄 孙中山)

过了一会,一个优雅的中年女人缓缓地走了出来,她坐到李燕娥的身边,看出了她的紧张后,宋庆龄亲切地拉着她的手,问道:

“叫什么名字呀?家里有几口人呢?识不识字呢?”

面对宋庆龄亲切的问候,李燕娥也发现这位妇人和她想象中那些尖酸刻薄的富家太太并不一样,她一五一十的向宋庆龄诉说了自己的情况。听到李燕娥悲惨的身世,宋庆龄心生怜悯:

“好可怜哦......以后你就留在这儿做事吧!”

无家可归的李燕娥十分激动,不断地感谢着宋庆龄:

“夫人,我愿意服侍您一辈子。”

为了让李燕娥在这里安心的工作,宋庆龄还委托秘书给李燕娥和那个好吃懒做暴虐成性的丈夫办了离婚手续,防止他找李燕娥的麻烦。

(李燕娥)

宋庆龄对她的好,李燕娥默默地记在心里,将这一切都回报到对宋庆龄的照顾上,她每天都将家里打理的井然有序,将宋庆龄的生活起居照顾的面面俱到。宋庆龄也十分尊重李燕娥,并没有完全把李燕娥当成一个下人来使唤。

闲暇之余,两人还会一起聊天解闷,会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她们有着共同的话题,像是多年的闺中密友,每次谈话都十分愉快,渐渐地感情也越来越深厚。受夫人的影响,李燕娥还会努力地去学习一些先进的思想,尽力去做一个最得力的助手。

宋庆龄虽然比李燕娥大,但她却亲切地称其为“李姐”。

要知道宋庆龄作为一个风云人物,其安危是十分重要的,她对李燕娥这无条件的信任,让李燕娥心存感激,她下定决心一定要用自己的一生来回报这份恩情。

特务诱惑,李燕娥毫不畏惧

(宋庆龄)

抗战时期,宋庆龄与蒋介石政见不同,她多次声讨蒋介石,逼迫他停止内斗,共御外敌。

蒋介石固执己见,对宋庆龄虎视眈眈,为了想方设法打探宋庆龄的动作,他就开始对其身边的人下手。

蒋介石派人与李燕娥套近乎,菜场的人经常会欺负外地人,李燕娥也不免与他们发生口角,女特务替她打抱不平,两人也渐渐熟识。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女特务便给她送去一些好处有意无意打探宋庆龄的消息,在那个非常时期,李燕娥立刻警觉了起来。

本着对宋庆龄安全负责的心思,她将此事告诉了宋庆龄,宋庆龄一听就断定出此人是特务,李燕娥也立即就与其断了联系。但是蒋介石怎么可能会轻易放弃,又想出了更无耻的手段。

这一天,李燕娥照常出门买菜,回家路上,一辆汽车突然撞向了李燕娥,李燕娥被刮倒在地,新乡市慧联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所幸她没什么大事,但是菜被撒了一地,菜篮子也被压扁了。李燕娥还没缓过神来,车上缓缓走下来一位年轻的小伙子。

他急匆匆的跑到李艳娥身边,拉着她的手,关切的问道:

“小姐,没事吧,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有没有伤到哪?”

看着此人风度翩翩,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李燕娥的怒火消了一大半,她捡起一旁被压扁的菜篮子:

“你赔我!”

一个不小心,菜篮子划伤了男子的手,李燕娥有些抱歉,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男子却毫不在意手上的伤,还将李燕娥送到家门口,一再嘱咐如果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找他。李燕娥被他的贴心打动了,心中也萌生出一丝好感。

接下来的几天,李燕娥总是能在各个场所碰到这个男子,她以为这应该是上天注定的缘分,两人也密切交往了起来。没过多久,男子竟然向李燕娥提出了结婚的请求,李燕娥十分高兴,她也第一时间与宋庆龄分享了这个消息。

(李燕娥 宋庆龄)

宋庆龄早已感觉到了李燕娥的不寻常,她语重心长地说到:

“关于你的终生大事我没有什么意见,不过燕娥,你相信我的话就把那小伙子带过来给我看看。”

李燕娥自然是相信宋庆龄的:

“夫人,我不信你还能信谁呢,您为我做主就好了!”

宋庆龄点了点头,让李燕娥先不要着急:

“先带回来了解了解,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他。”

李燕娥二话没说便答应了。隔天,李燕娥就领着这个小伙子上了门,宋庆龄用地道的上海话问道:“小阿弟,侬在哪一个公司开车呀?”

小伙子从容不迫地回答着,宋庆龄又接连问了几个问题,小伙子都应对自如。突然宋庆龄停止了发问,视线落在了他脚下。小伙子顿时神色慌张,掩饰着什么。察觉到了宋庆龄的变化,李燕娥也心下生疑,找了个借口就将男子送走了。

“此人是特务!”

宋庆龄神情严肃地向李燕娥解释了他的可疑之处,首先是他的职业,再者一个司机却穿着如此昂贵的鞋,令人生疑。宋庆龄又抱歉地讲到:

“燕娥,我这么说可能会让你伤心,但你想想,大上海美女如云,他长相不赖,穿着也不错,为何偏偏选中了你,难道真的是因为喜欢?”

李燕娥恍然大悟,心下悔恨,差点就上了国民党的党。自此,李燕娥更加尽责地保护着宋美龄,任凭特务使用什么手段,李燕娥都不曾屈服。

为了保护宋庆龄,她终身未嫁,一直陪在夫人身边,不离不弃。

李燕娥受伤,宋庆龄心生内疚

1941年,日军飞机轰炸香港,此等危急的情况下,李燕娥不顾自身的安危,架好扶梯,帮助宋庆龄越过墙头,躲进了隔壁的防空洞中。

漫长的革命岁月,两人不仅仅是相依为命的家人,更是患难与共的战友,宋庆龄还称其是“不拿枪的警卫员”。

当然李燕娥的后半生也并非从此就一帆风顺了,她也曾差点丧命于宋庆龄家中。这件事发生在一个叫何元光的人身上,此人是宋庆龄身边的工作人员,在抗战时期他就不太老实,但是宋庆龄胸怀宽广,并未对其做什么惩罚,抗战结束后,宋庆龄将其调至后厨工作。

而在工作过程中,李燕娥渐渐发现此人手脚不干净,经常做一些小偷小摸的事。一次,李燕娥将买来的肉和食物提前称好后,才交到了何元光的手里。果不其然,等到李燕娥再去检查时,东西果然少了,她立即报给了警卫,在盘问下,他也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但是这却引起了何元光的记恨,当时宋庆龄去了北京,何元光便没了忌惮。这天李燕娥刚踏进厨房,何远光就手持一把菜刀恶狠狠的冲了进来,李燕娥无力闪躲,倒在了血波之中。

幸亏警卫员早有戒备,冲进来制服了何元光,及时将李燕娥送进了医院,保住了一条命。

听到这一消息,宋庆龄连夜风风火火地赶回上海,看着在病床上被绷带裹得严严实实的李燕娥,宋庆龄不禁落泪:

“跟着我让您受苦了!”

李燕娥安慰道:

“我愿意!”

新中国成立,宋庆龄担任国家副主席,政务也变得繁忙,她常年居住在北京,而李燕娥则居住在上海,帮宋庆龄打理着家务。

两人常年分隔两地但这却从未影响到两人的感情,她们也时常交换书信保持联系。

宋庆龄经常会寄一些家乡特产给李燕娥,她还清楚地记得李燕娥的生日,每到她生日,她都会为其准备好生日礼物。1971年,宋庆龄还专门写信委托上海寓所的管理员,在李燕娥生日这天代她送上一些苹果香蕉,熟鸡等礼物,李燕娥十分感动。

两人风风雨雨一同走过了几十年时光,李燕娥也不再是刚来时的小姑娘模样,岁月在她们二人脸上留下了抹不掉的痕迹。宋庆龄担忧自己不在李燕娥的身边,她一个人过于孤独,还特意让其收养了自己已故工作人员的女儿,然而李燕娥最后能依靠的还是宋庆龄。

这天,两人在办公小楼里吃饭,房间内摆放着一个小方桌,西面南面各一把椅子。宋庆龄拉开椅子让李燕娥坐在南边,李燕娥婉拒:

“夫人,您是领导,我哪能坐这儿......”

宋庆龄微笑着说道:

“我名分高,所以你坐南,咱俩平衡了以后一起走就不会摔跤了呀!”

李燕娥还是觉得不妥,宋庆龄语重心长地说到:

“李姐,你跟了我几十年,我们早就是亲姐妹了。”

简短的一句话,让李燕娥的眼泪不由得在眼眶里打转,时光飞逝,几十年了,两人皆已两鬓斑白,但是她们的的感情却在这一路相伴中越来越牢固。

李燕娥病重,宋庆龄要与其合葬

随着李燕娥年纪越来越大,身体也不如以前,宋庆龄担心她的身体,不仅不让其照顾自己,还专门请了保姆照顾李燕娥。李燕娥病了她有时还会亲自给她端药,照顾她,但是人活这一生,迟早还是得面对死亡这一关。

1979年,李燕娥被查出患上宫颈癌,得到这一消息的宋庆龄十分悲痛,彼时的她也已经是一个86岁的老人了。

她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心情,立刻就派人将李燕娥接到了北京,给她安排最好的医院,请来最好的医生,幻想用自己最大的努力留住李燕娥。

然而,这些都是亡羊补牢,经过医生的诊断,李燕娥确诊为癌症晚期,已经走到了生命尽头,无力回天。

宋庆龄不忍心将这一消息告诉她,便让所有人都瞒着她。待她好一些后,宋庆龄又将其接到自己的住宅内,和她享受着这最后的一段时光。

工作人员也知道李燕娥已经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对其也尽心尽力地照顾着。李燕娥不喜欢这种被人伺候的感觉,略带不满地问他们为何对她这么好,一个工作人员回答道:

“我们羡慕你,为夫人奉献了一辈子。”

李燕娥却暗自神伤:

“我没有为夫人做什么,倒是不明白夫人为什么会对我一个保姆这么好。”

这段日子里,宋庆龄尽可能地抽出更多的时间来陪伴李燕娥,她掩饰着自己悲伤的心情,故作冷静,殊不知,每次回到房间后,她都默默抹着泪珠。

北京的冬天过于干燥,李燕娥无法忍受,虽然放不下宋庆龄,但还是依依不舍地返回了上海。

每每想到李燕娥的病情,宋庆龄都悲痛不已,她无法再将知心话讲给李燕娥听,她只能向其他挚友倾诉。她在给马海德的信中写道:

“我的管家患了可怕的疾病,这让我心烦意乱......我不知道这种病痛折磨她时她是什么感觉,我害怕她会死去......”

她还曾致信给爱泼斯坦:

“近日来,我为我管家的病感到心烦意乱......她不只是我的管家,她陪伴了我五十年,更像是我的亲人......”

宋庆龄无力的向好友倾诉着,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只能陷入这种无尽的痛苦和绝望之中......

1981年,李燕娥终于无法承受病痛的折磨,离开了人世。她双眼含着泪花,临走前最放不下的便是宋庆龄:

“我走了,谁来照顾你呢,我最放不下的就是你啊......”

病床前的宋庆龄紧紧握着她的手,早已泣不成声。

李燕娥去世后,宋庆龄表示自己曾答应让李姐的骨灰埋葬在自己父母的旁边,她亲自绘制了李燕娥的墓穴图样,并且称自己以后的墓穴也要和这个一模一样。她抱着李燕娥的骨灰盒,依依不舍地抚摸着,她轻轻地把脸贴在被泪水打湿的骨灰盒上,向李燕娥做着最后的告别。

李燕娥去世三个多月后,宋庆龄也与世长辞,结束了她的一生。

墓园里,李燕娥和宋庆龄的墓碑一左一右的陪伴在宋庆龄父母墓碑的左右,墓碑大小一致,样式相同,没有任何分别。

就如同两人的感情一般,没有主仆之分,不掺任何杂质,虽然两人不同命,不同龄,但是这份情谊却难能可贵。

生命短暂,死亡能带走的只有一副躯壳,那份发自内心深厚的感情,却能永远停留在这世间的每一个角落。

周和康曾留下一段资料:在他同李燕娥去给宋庆龄父母扫墓时,李燕娥还曾一脸骄傲的指着墓地说:

“周同志,你看,以后我会葬在夫人父母的旁边......”

周和康说她现在考虑这些太早,李燕娥却自顾自的说到:

“夫人早就给我安排好了,她在左我在右,我俩生死永不分离,你看我运气多好......”

A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