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达瑞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要闻

深度关注丨破除投融资领域受贿行贿乱象

发布日期:2022-05-09 11:46    点击次数:155

湖南轨道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深刻汲取王武亮案教训,以案为鉴,以案促改,查摆分析党风廉政建设中存在的问题和不足,提出整改计划与措施。图为该集团召开“以案为鉴,以案促改”专题暨2021年度党风廉政建设“一岗双责”述责述廉会议。蒋伟 摄近期,湖南省纪委监委驻省国资委纪检监察组督促相关国有企业对照新出台的《湖南省省属国有企业违规经营投资损失责任追究办法》,进一步完善企业内部管理制度,切实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经营风险。该省常德市纪委监委推动相关部门出台一系列制度,明令禁止融资代建、违规支付佣金或顾问费的融资等行为,资产负债率超重点监管线的融资被列为特别监管类事项。一段时间以来,地方投融资领域受贿行贿案件多发,一些平台公司违规融资担保、违规借款、违规举债投资等问题高发。2021年12月,湖南省纪委监委对党的十九大以来查处的8起投融资领域行贿典型案例进行公开通报,表明斩断投融资领域受贿行贿“利益链”、破除权钱交易“关系网”的坚定决心。十九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严肃查处工程建设、融资平台等领域腐败和不正之风,推动解决资产底数不清、产权责任不明、监管问效不力等问题。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严肃查处一批投融资平台公司负责人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在保持惩治受贿高压态势的同时,严肃查处行贿,形成有力震慑。投融资领域受贿行贿案件多发,个别领导干部利用职务便利违规提供借款和贷款担保、帮助承揽工程项目、处置国有资产、支付工程款两个融资项目,合计11亿元,湖南籍私营企业主程立斌瞄上了这块“肥肉”。2016年,程立斌向时任耒阳市经济开发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肖满员提出请托。肖满员利用职务便利,为程立斌在参与公司融资项目及获得巨额融资服务费等事项上提供帮助。为感谢肖满员的帮助,程立斌多次送给肖满员共计710万元。这并非个例。据湖南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湖南高新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黄明,多次为商人刘桂平实际控制公司在银行贷款担保、资金拆借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其大量财物;湖南湘江新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蒋奕,为湖南省沙坪建设有限公司项目经理汤伏兵承揽沥青路面工程、绿化工程等项目提供帮助,收受其价值过百万元的汽车一辆;曾任张家界市华瑞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董事长等职务的杨万均,为深圳市济阳鸿通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朱家祥在某国有资产处置过程中获得优先合作权、减免拍卖佣金和缓交部分购置税等事项提供帮助,不惜要求评估公司压低评估价格、透露拍卖成交底价。湖南省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副主任彭雁冰告诉记者,上述案例的行贿人均为私营企业主,行贿对象为投融资平台公司主要负责人或监管人,谋利事项主要表现为违规向私营企业主提供借款和贷款担保、违规帮助私营企业主承揽工程项目、违规处置国有资产、违规支付工程款等,受贿行贿行为呈现出内外勾结、金额巨大、手段隐蔽、方式多样、危害严重等特点,所关联的案件存在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财政风险与金融风险交叉传染等问题。“从行贿情形看,呈现出长期‘围猎’、多头行贿、重金开路等特征。从行贿方式看,有直接送现金的,有送车辆的,还有以项目利润分红、‘好处费’等名义进行利益输送的。”彭雁冰说。据介绍,有的行贿人“温水煮青蛙”,打感情牌,长期行贿,如2006年至2016年,私营企业主刘建康连续11年向湖南轨道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武亮行贿。有的多头行贿,不仅向投融资平台公司“一把手”行贿,还向部门负责人行贿,如私营企业主李维广不仅向怀化市交通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行贿,同时还向该单位工程部原部长李某行贿;不仅向投融资平台公司行贿,还向监管单位行贿,如朱家祥向张家界市华瑞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和该公司的监管部门张家界市国资委负责人行贿。有的行贿人重金开路,动辄一次送钱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如程立斌多次向肖满员行贿,单笔金额高达200万元。湖南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认为,投融资领域腐败问题不仅会造成国有资产损失、增加政府投融资风险,还会导致公共建设项目存在质量隐患、营商环境恶化、政治生态破坏等严重后果。一些平台公司制度不健全、内部管理无序、监督乏力,必须切实加强对“一把手”监督,扎紧约束权力的制度笼子投融资平台公司掌控公共资金、土地、工程项目等稀缺资源,一些不法私营企业主为获取巨额利益不惜重金行贿。面对拉拢腐蚀,有的平台公司负责人通过违规运作资金和工程项目,为私营企业主提供方便、谋取利益。如株洲市国投集团原董事长杨尚荣,违规安排下属公司为行贿人陈刚提供借款6000万元。有的平台公司制度不健全、内部管理无序,留下内外勾结空间。投融资平台的设立、经营、管理主要由地方政府主导,个别平台公司在发展过程中存在政企不分、官商一体、治理结构缺失、市场化经营艰难、外部监管不到位等问题,加之投融资平台公司内部管理制度不健全或制度执行不到位,工作中有暗箱操作空间。这为受贿行贿双方里应外合、内外勾结留下了空间。如王武亮接受行贿人刘建康请托,帮助其承揽工程项目,在未经招投标情况下,直接授意下属将合同价4000余万元的工程项目交由刘建康挂靠公司实施,并允许其先进场施工再补办招投标手续。黄明明知违反有关规定,仍通过召开董事会会议、向下属企业负责人打招呼等方式,为刘桂平所属企业违规提供贷款担保或违规借款。有的单位党委议事规则、主要领导末位表态、党政正职“三个不直接分管”等制度执行不够到位;有的单位党委对党风廉政建设停留在开开会、发发文上,党委主要领导没有开展对所属企(事)业单位负责人的日常提醒谈话,常敲廉政警钟;有的单位党委书记、纪委书记长期缺岗,监督乏力,致使个别平台公司“一把手”无所顾忌、胆大妄为。如益阳市安化县城镇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原经理林柑蕾作风霸道,当县城投公司资产经营部人员提出某地下停车场不属于优质资产、建议不予收购时,其利用城投公司“一把手”身份违规决策,拍板决定收购。湖南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指出,投融资平台是资金、土地、股权、工程项目等公共资源相对集中的“富集区”。这类平台一方面深度参与或直接负责政府公益性基础设施项目的立项审批等工作, 中山市物资集团有限公司占用大量公共资源,另一方面适用企业体制机制,却没有建立完善的现代企业制度和法人治理结构,缺乏严格的监督管理,导致“一把手”权力高度集中。对此,必须认真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对“一把手”和领导班子监督的意见》等有关要求,切实加强对“一把手”监督,扎紧约束权力的制度笼子。坚持问题导向,推动投融资平台解决资产底数不清、产权责任不明、监管问效不力等问题案例显示,个别投融资平台长期存在政企不分、责权不清、经营不规范、运作不透明、监管不到位等问题,这为权力寻租提供了较大空间。必须坚持问题导向,大力推动投融资平台解决资产底数不清、产权责任不明、监管问效不力等问题。摸清资产底数。黄明案发生后,湖南高新创投集团完善财务信息化、全面预算管理、财务负责人委派制、资金集中统筹管理等财务管控机制。聘请大型会计师事务所开展资产摸排专项审计20余次,重点对体量大、权属关系复杂的资产进行全面摸排。实施季度经济运行情况分析制度,向全体干部职工公开集团财务情况,接受广大干部群众监督。通过一系列措施,切实做到资产底数清晰。明晰产权责任。湖南高新创投集团发挥股权纽带作用,构建以管资本为主的治理模式。在集团和二级公司层面完善现代企业治理结构,党组织、董事会、经理层按照权责范围承担相应责任。实施二级公司授权管理,科学设置权责清单。实施分类管理,对集团战略管控的项目,主要履行好股东职责并承担相应责任;对财务投资类项目,积极赋能提升项目价值。强化监管问效。王武亮案发生后,湖南轨道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针对建设任务重、资金体量大、廉洁风险隐患突出的房地产、磁浮文旅等建设项目及商贸物流、铁路公司征地拆迁等事项,从纪检、审计、风控、财务、经营等部门抽调专业人员开展监督。湖南高新创投集团构建和完善“1+3”监督体系:“1”即党委书记、副书记、纪委书记谈心谈话;“3”即实施纪检、财务、法务三条线垂直监督,每年组建联合检查组对二级公司进行不定期全面检查。实施机构和管理人员淘汰机制,对任务指标完成不好甚至出现亏损的,尤其是对连续三年亏损且扭亏无望的公司,及时分类整合或淘汰退出,整合二级公司2家,淘汰退出1家;全面推行管理人员竞争上岗、末等调整和不胜任退出制度,淘汰二级公司“一把手”4人。“通过开展以案促改、以案促治,我们重构了顶层设计、重组了资产资本、重塑了企业文化,经营管理迈入健康发展轨道,成为湖南首家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企业。”湖南高新创投集团有关负责人说。推进受贿行贿一起查,将监督效能转化为推动企业高质量发展的治理效能为加强对国有投融资平台公司腐败问题防范和治理,促进平台公司不断完善治理结构,防止其成为滋生腐败的温床,湖南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强化日常监督,完善追责制度,将监督效能转化为推动企业高质量发展的治理效能。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湖南省纪委监委落实《关于进一步推进受贿行贿一起查的意见》,对查办案件中涉及的行贿人,依法加大查处力度,该立案的坚决予以立案,该处理的坚决作出处理。党的十九大以来,湖南在保持惩治受贿高压态势的同时,严肃查处行贿,一批行贿人员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形成有力震慑。建立行贿人信息库,探索推行行贿人“黑名单”制度,推动有关职能部门对行贿人开展联合惩戒,并加大对行贿案件的通报曝光力度。2021年9月以来,湖南省点名道姓公开通报曝光29起行贿典型案例,其中专题通报8起投融资领域行贿典型案例,释放坚决查处行贿的强烈信号,在全社会倡导廉洁守法理念。督促地方投融资平台加快转型发展,不断提升公司治理水平。一些平台公司没有建立起一整套与企业发展相适应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在投资经营、筹资融资、选人用人等方面随意性大,存在风险隐患。株洲市国资委党委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企业经营管理的意见》《关于加强监管企业内部审计工作的通知》等,强化企业内部审计、监督与风险控制,促进企业依法依规经营。耒阳市纪委监委督促职能部门制定《耒阳市市管国有企业重大事项管理办法(试行)》《关于进一步深化投融资公司改革及市场化转型的实施方案》等,严格控制融资行为及融资成本,强化动态监测、风险预警;安化县纪委监委督促县城投公司制定梅山城投集团有限公司干部职工违纪违规处理办法等。切实加强对平台公司关键岗位人员特别是“一把手”的监督。湖南省纪委监委将融资投资、资金划拨、大额闲散资金理财等风险点作为重点监督防控内容,深化“室组”联动监督、“室组地”联合办案机制,加强对平台公司纪委的监督指导。针对案件暴露的“三重一大”走过场等问题,株洲国投集团党委重新梳理完善党委会、董事会、总经理办公会、监事会议事规则,厘清权责边界,依权责对“三重一大”事项严格把关,形成党委全面领导、董事会战略决策、监事会独立监督、经营层执行落实的公司治理体系。党委会发挥党委“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实”作用,对“三重一大”事项进行前置审核。董事会对公司重大决策负责,书面记录董事的表决意见,董事会办公室对董事会做出的决议跟踪督办落实。目前,株洲国投集团“三重一大”事项均严格按照议事规则上会决策。加强警示教育,让党员干部知敬畏、存戒惧、守底线。湖南省纪委监委将王武亮、黄明等案例拍成警示教育片《忠诚与背叛》,组织撰写案件剖析报告、政治生态反思材料等,进行内部通报;株洲市纪委监委以杨尚荣案等严重违纪违法案为反面教材,组织召开全市国资系统领导人员廉政警示教育大会。不同形式的警示教育,使广大党员干部受到警醒,纪法观念得到增强。(本报记者 韩亚栋 管筱璞)

更多内容,为您推荐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2022年第一季度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监督检查审查调查情况

深度关注 | 博鳌亚洲论坛奏响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代强音 和衷共济向未来

AAB